首页 »

上海国际艺术节|那些伎乐菩萨和飞天羽人在舞台上复活了

2019/10/10 2:22:30

上海国际艺术节|那些伎乐菩萨和飞天羽人在舞台上复活了

10月21日、22日,闲舞人剧场的舞剧《莲花》在第十八届上海国际舞蹈节亮相。那些存在于古老敦煌壁画上的华美形象,那些北魏的伎乐菩萨、西魏的飞天羽人、初唐的莲花童子、西夏的金刚罗汉,从壁画和彩塑中复活了。

 

用《莲花》致敬千万个无名艺匠

舞剧《莲花》讲述敦煌莫高窟的塑匠乐遵,因感知莲花的真善美而创作出一身敦煌彩塑的故事。编导赵小刚借鉴了敦煌壁画及彩塑中精美的肢体语汇,加入中国舞的韵律和一些现代舞的创作元素,让人仿佛置身敦煌洞窟中所描绘的时空与情境。


《莲花》故事的灵感来自于敦煌17窟藏经洞中发现的文书《乙未年赵僧子典儿契》。这段文书记载了五代晚期一个叫赵僧子的敦煌塑匠典儿抵债的故事。赵僧子对彩塑的执着打动了赵小刚。他想到,1000多年以后,在课本和画册上看到的、不辞辛苦去敦煌朝拜的那些壁画和塑像竟然都是没有作者的,只有记载出资塑像人的名字。在那个时候,艺术家的身份地位很低很低。这在今天难以想象,就好像电影字幕里只有制片方的名字,却没有导演和演员一样。赵小刚说:“然而,今天这些知名的艺术家,作品不一定能流传。但敦煌那些普通塑匠的作品,却保留了下来。劳动人民最质朴的、带着生命感知去做的东西,最终得到了真正的传承,我想这是作品最好的命运。”


《莲花》艺术总监、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刘敏说:“莲花讲述一个塑匠完成彩塑的过程,其实是在讲一个人的一生轮回成长的过程。”普通观众往往一开始进入很慢,但渐渐地会沉进去,看完全剧如同接受了一次心灵的洗礼。在《莲花》的结尾,塑匠“乐尊”将完成的彩塑放入石窟,并给了他眼睛。然而当彩塑睁开眼睛看的时候,塑匠已经不在他的身边,而是看到了芸芸众生千姿百态。赵小刚说,这恰如艺术家和作品的关系。

 

敦煌情结从他11岁那年就已种下

赵小刚11岁跟随敦煌舞专家高金荣学习表演敦煌舞。年长以后,他感受到现代舞的视觉冲击,试图脱离敦煌的限制。走过一圈才发现,祖先们留下的遗产已经化作一根筋骨长在他的躯体里。于是,他又回到了原点。


2013年,赵小刚和张云峰创作的第一部《肥唐瘦宋》汲取了大量古代的诗词、绘画、音乐、戏曲的印象,用意象化的舞蹈呈现出来。让人进入一种“瞩目瑰丽瀑布,踱步清澈深潭”的美学意境之中。


2014年诞生的《莲花》将《肥唐瘦宋》的敦煌印记扩展到极致,繁复而华丽。而《西游》的唯一角色玄奘,也见诸敦煌壁画之中。在敦煌榆林窟第29窟中,就有一副《玄奘取经图》。除此之外,盛唐148窟中的许多壁画都是根据玄奘翻译的经典创作而成。《西游》通过舞蹈演员沈徐斌的独舞,呈现玄奘西行的孤独与传奇之旅。赵小刚说,从第一部《肥唐瘦宋》到《莲花》再到《西游》,虽然取材于不同的故事,但在美学和编排技法上是统一的。他和闲舞人剧场希望能探索“意象中国舞”的身体语汇。


赵小刚的老师高金荣,作为第一代敦煌舞的先驱,做了大量的考古工作,花费心力将敦煌壁画和彩塑的动作造型复制下来,形成敦煌舞的基本体系。而赵小刚希望自己能在继承的基础上,探索更多的创作。通过与中国和西方舞蹈元素的融合,编导出更符合现代观众审美的作品。“我们希望能通过肢体说话,表达灵魂,让观众通过舞蹈去了解敦煌,和历史沟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