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书摘 | 德国总统去的纪念馆,是犹太难民的“海上方舟”

2019/9/11 19:43:10

书摘 | 德国总统去的纪念馆,是犹太难民的“海上方舟”

今天,德国总统高克访问了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并在“上海名单墙”前驻足观看,该名单墙镌刻有13732位原上海犹太难民姓名,是全球唯一一个以拯救为主题的幸存者名单纪念墙。沿着名单墙走到纪念馆中庭广场,高克总统继续欣赏摩西会堂旧址正面风貌,并了解犹太难民避难上海的历史。

 

在“二战”前,许多人觉得上海是东方巴黎,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少有人知道,上海拯救了来自德国、奥地利、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的1.8万犹太难民。海伦·毕克斯就是其中一员,她说:“如果不是上海的活,我不可能还活着。”

 

海伦·毕克斯

 

当海伦·毕克斯全家从德国纳粹手中逃难至上海时,她只有4岁,那一年,是1939年。

 

当时的上海就像一个充满多样文化和语言的大熔炉,热带病四处蔓延。1937年,日本发动淞沪会战,上海沦陷。欧洲此时正开始了一场针对民众的残酷暴行。

 

战后,毕克斯和丈夫曾经营一家服装公司,现已退休,住在佛罗里达州南部。他们把公司起名叫Beco(贝库),因为那正是毕克斯母亲在上海开的一家裁缝店的名字。

 

“我珍惜每一天,我想每天做些什么,让我幸存于战争的这段历史变得更有意义。”

 

1938年,毕克斯住在德国策勒,然而在这年,全家的幸福生活戛然而止。她的继父被送去了集中营,她的母亲贿赂了一名军官才将他释放,于是全家在1939年年初登上了前往上海的轮船。

 

那时,上海被瓜分成几块:英美公共租界、法租界和中国人居住的隔离区。

 

当他们初次抵达上海时,毕克斯的继父在法租界租了一间公寓,供包括10岁哥哥在内的一家人居住。

 

当年虹口隔离区犹太人住的房子。

 

她的母亲卖掉了家里几乎所有的东西凑钱开了一家裁缝店。多亏子毕克斯后来从母亲那里继承的经商头脑,小店营业顺利,还雇用了中国裁缝。

 

日军占领上海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。他们迫于无奈和其他难民一起居住在虹口的犹太难民区内,就是为人所熟知的“上海隔都”(或称犹太人隔离区)。

 

“我们过去要走很长一段路穿过又脏又乱的街道,街道上全是黄包车和乞讨者。”她说。“当我回忆起这段时光,我都觉得我是个勇敢的小姑娘。”

 

传染病在城中肆虐。毕克斯的继父因肺结核和糖尿病的并发症而去世。毕克斯也差点因百日咳送了命,而哥哥侥幸挨过了疟疾。在犹太区,每天早上都能见到乞讨者的尸体躺在街上,自来水里全是细菌。空袭也是司空见惯的事。

 

管理犹太区的是一个残酷的日本人,他称自己是“犹太人之王”。能否拿到出去办事的暂时通行证得看他喜怒无常的心情如何。

 

犹太人的住处十分拥挤。

 

有一天,在去公共租界上学的路上,毕克斯说曾看见一个日本警卫杀人,仅仅因为那个人没有好好鞠躬。

 

“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在说什么。”她说,“但日本兵就在我的眼前杀人。我至今能回想起这个血腥的场景。”

 

还记得有一天母亲让她去法租界去看看家里的裁缝店,当她到的时候,店里已经被洗劫一空了。

 

通过卖布料和经营一些其他的小本生意,母亲艰辛地抚养两个孩子。为了把孩子送去犹太人学校接受英式教育,她把曾祖母给的一双银质筷子当掉了。

 

他们后来赎回了那双筷子,毕克斯将它给了女儿,至今她的女儿在重要家庭聚会时仍在用这双筷子。

 

1948年,毕克斯去了美国,就读于明尼苏达州立大学。在那儿,她遇见了自己的丈夫。

 

这对夫妻在明尼苏达开了Beco(贝克)服装生产公司,这家公司后来成为了一个著名品牌。毕克斯在1981年和1986年时回到上海。“我一直觉得那是我的第二个家”,她说。

 

《犹太难民与上海》第一辑

黄媛 李惟玮等 编著

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

题图:2016年03月23日,上海,德国总统高克在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内的摩西会堂旧址前合影。   视觉中国